小草莓app直播间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篡夺寇氏集团大权的前提就是寇凌虚得死掉,哪怕不死也要成为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植物人。

当寇凌虚被救活过来后,九爷就知道这次的计划失败了,寇凌虚在寇氏集团的威望实在太高了,他随便发一句话,那些中层骨干就敢起来造他们这些元老的反。

所以包括九爷在内,所有元老今天都很干脆的认了怂,乖乖看着寇峥把大权收回去??寇峥算个屁,主要还是寇凌虚在那里压着,表面上他们根本不敢违抗这个大哥的命令。

只不过酝酿了那么久的夺权计划就这样功亏一篑,九爷心里的不爽可想而知。搞得他在跟安托万说话的时候,脸上的不满都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,因为他觉得,这都是天神实验室的锅。

安托万之前明明向他保证过,说寇凌虚这次中了他们的那个生物武器,必死无疑,结果寇凌虚被送到京城后,却奇迹般的被救活了,安托万要背全锅。

其实安托万现在也很郁闷,他也不明白,一个本来必死无疑的人,怎么就活了过来,他不相信是那个生物武器出了问题,那么只能归咎到寇凌虚运气太好,或者京城那家医院在这方面的医学水平很高。

“虽然听起来依旧的不可思议。”

安托万无奈的摊了摊手:“既然寇凌虚活过来了,那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如果不想放弃,我们依旧可以替暗杀寇峥,帮掌握寇氏集团的大权,只不过也明白,任何的事情都是有价值的。”

“我不想继续了。”九爷摇了摇头,看向安托万:“我想离开华国,最好马上就走,我需要们的帮助。”

寇凌虚既然被救活了过来,那么肯定已经知道有人对他下黑手。虽然今天在会议室里的时候,寇峥根本没拿他们几个元老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说事儿,似乎是不想追究了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好我好大家好。

但九爷又很清楚,以寇凌虚的性格,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哪怕他为了整个大集团的稳定,暂时不会拿他们这些元老开刀,也一定会揪出那个在背后对他下黑手的人。

校服美女甜美可爱校园写真照

寇凌虚或许能容忍元老们在他出现变故后的争权夺利,却绝不会容忍暗地里下黑手的那个人,也就是他自己。

所以现在九爷一直提心吊胆,他怕寇凌虚查到了自己头上,以寇凌虚的性格,绝对会毫不留情的除掉他,就像之前的三爷和六爷一样,一个死的不明不白,一个现在还在监狱里,而这两人都曾经威胁到寇凌虚的统治。

安托万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打算放弃这个计划?这并不符合天神实验室的利益,是天神实验室选定的代理人,为了这个计划,天神实验室已经准备了许久,要是退出,天神实验室所有的准备都毫无意义。”

天神实验室对华国的图谋由来已久,也有了许多的布局,特别是对于华国的地下世界,更是他们布局的重点。

九爷不知道的是,天神实验室对他的考察其实已经很久了,比他认识安托万的时间要久远得多。

所以他更不明白,当听说他打算放弃的时候,安托万心里的不满。

只不过九爷没听懂对方话里的警告意味,有点不耐烦的说道:“安托万,们准备了多久我并不关心,们不知道我大哥这个人的可怕,但我跟了他那么多年,我知道,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开始让人监视我了。我继续留在华国,很可能会被他揪出来的,而那时候我的下场必定很凄惨。所以我必须离开华国,马上就走,我希望安托万能用们的渠道安排我出境,这对们来说是件好事,我想们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存在,否则被一个王级大枭盯上,也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,说是吧?”

这算威胁?

安托万耸了耸肩,站起身来:“好吧,我会马上安排和的家人离开华国。”

“尽快。”

九爷瞥了眼对方转身离去的背影,冷冷说道。他知道安托万肯定对他的威胁很不爽,但无所谓,双方本来就是利用关系,翻脸也无所谓。

眼见安托万离开,李锋也知道这场窃听就算结束了,不过对这个安托万的真实身份他很是好奇,所以在安托万离开了院子后,他就悄悄的溜了出来,只不过他倒是没想着追踪对方。

他只有两条腿,而对方肯定是坐着车来的,人不可能跑得过车。

不过他只需要记住对方的车牌号码就行了,回头很轻易就能查出对方的来历。

躲在院子外的黑暗中,李锋很快看到一辆黑得发亮的迈巴赫开了出来,李锋通过前车窗玻璃看了一眼,开车的是个老外,安托万显然就在这辆迈巴赫里。

“寇峥,查下这个车牌。”李锋把迈巴赫的车牌号发给了寇峥后,正打算离开,就看到那辆迈巴赫在沿着湖边的小道往前开了一段后,又停了下来,他皱起了眉,又悄然隐入了黑暗中。

“愚蠢的华国人,有什么资

格跟来自天神实验室的执事官谈条件,以为自己是唯一的选择吗?”

迈巴赫里,安托万低声骂了两句,点燃一支雪茄,喷出一口烟雾后,语气冷漠的说道:“去杀了他,他已经没有价值了。”

坐在副驾驶上的白人男子点了点头,默不作声的开门下车,迈巴赫又再次启动,迅速离去。

下车后,白人男子便转身走回了九爷的院子,看到他去而复返,九爷的一个保镖立即拦住对方,当然态度还是客客气气的:“先生??”

话还没说出口,白人男子突然暴起,一只手飞快从对方脖子前划过,那保镖的身体定格在那里,双手猛的捂着脖子,指缝处往外飙血,嘴里也发出“咕咕”的古怪声音,往外咳血。

而后此人软软的倒在地上,身体如同被抛上了海岸的鱼一般抽搐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