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破解版无限制观看

看着一脸理所当然表情的顾判,司马千户的嘴角抽搐几下,捏住了眉心无奈道,“顾千户此言差矣。”

“哦?司马大哥不要藏着掖着,尽可以明言,我绝非是那种不听人劝的愚直之辈,听人劝吃饱饭的道理还是明白的。。”顾判目送珞裳的背影远去,很快消失在小路尽头,开始没话找话和司马千户闲聊。

司马千户又是一阵纠结,沉默许久后方道,“顾千户那句黎民百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永恒的奋斗目标,为兄思量许久,本意倒是不能说有错,但是,这句话若是放到顾兄弟身上,尤其是经由顾兄弟之口说给珞裳小姐去听,那就大大的有错了。”

顾判知道自己刚才不过是没话找话的胡诌,此时听到司马入套,认真思索后开始辩驳,心中自然没有任何不爽,相反还面带鼓励的微笑回望过去,等着对方将话说完。

“若是换了其他一个人过来和珞裳小姐说出这些话,或许能引起小姐深思,但现在是顾兄弟开口,嘿……”

司马停顿一下,左右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接着说道,“顾兄弟开口说这个话啊,怕是只能引起珞裳小姐极大的愤怒才是。”

顾判眨眨眼睛,心知肚明他说的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,不过表面上却一副茫然的表情,又笑了起来,“我怎么了我,这才哪儿到哪儿啊,她就愤怒了,她愤怒什么啊?”

司马一下子愣住,沉默许久后才低低叹了口气道,“顾兄弟还没成亲吧……哦,为兄说的是顾兄弟还没有在人世间成过亲吧。”

“呵……”顾判顿时有些不爽起来,“楞子哥你把话给我说清楚,什么叫没在人世间成过亲!?”

“你……算了算了,顾兄弟竟然说我是楞子,为兄看你在男女之情上才是个楞子啊,可能比熊霸那家伙更加楞上几分。”

司马很有些无语地拍了拍顾判的肩膀,“刚才我说的没有在人世间成过亲的意思,就是兄弟你和红衣新娘的那段情事要略去不算,咱们主要说的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儿事情……”

顾判便又冷笑起来,“司马大哥或许并不知道,俺老顾也称得上是阅尽美女无数,心中自然无码的高人,怎么可能像你说的这般,丝毫不懂男女之事?”

模特李文倩《墨香》主题旗袍摄影图片

“你……”司马猛地愣住,许久后才有些无语地叹了口气道,“算了算了,下午小姐那边好像也没什么事情,你不准备找她去赔礼道歉,然后顺便让她带着你去京城内逛上一逛,好好散散心吗?”

“司马大哥言之有理,虽然我不日即将远赴漠北,为朝廷侦刺北地草原之动向,现在每日里都在为这件事情烦心,但左右想了很久,却也不能冷落了昔日好友。”

顾判深以为然点了点头,然后一脸认真地伸出手来,“那你借我点儿钱,不用多,有个几千两银子就行……女人嘛,不管逛什么街都会想着买东西,欲买而不得便会心情阴郁,所以为了让她开心,司马大哥便不得不暂且破费一二了。”

司马张了张嘴吧,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后却稍显不自然地叹了口气道,“顾兄弟你自己的俸禄呢?”

“呵……说起来这件事我就有些不太爽利。”

顾判眯起眼睛,伸出那只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搓动几下,“司马大哥,虽说吾等皆为朝廷官员,为君效命为国效力乃是应有之意,不过皇帝不差饿兵,总不能一直干活不拿钱,边在大街上要饭,边为君效命吧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,在兄弟前两日被授予新职位之前,可是一直都挂靠在你司马大哥的麾下做事,那我这几个月的俸禄都到哪里去了?咱到底还是吃空饷了吗?”

“关于顾兄弟这几个月的俸禄,为兄回去就和总衙请示,绝对少不了你的,至于你刚刚说的逛街买东西的事情……”司马抬头看了看晴朗的碧空,抚掌笑道,“今天晴空万里,太阳不错,我看正适合去城外活动,松一松筋骨,顾兄弟意下如何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刻钟后,顾判一袭青衫,骑着司马千户的高头大马出了门,在他身侧,珞裳换了一身劲装,骑在一匹枣红骏马上面,身后还跟着两个身形轻盈灵动的侍女。

憨熊没有骑马,拎着两个大大的包裹紧紧跟在顾判马后,看他的样子,似乎比什么都没有带,走马观花的顾判还要轻松许多。

街面上的人并不少,不过凭着对自己身体的精确控制,顾判控马行出十余丈后便能够挥洒自如,也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不用自己走路的感觉。

几人一路出了城门,待来到城外行人稀少之处后,顾判便猛地一拍胯下骏马的脖子,深吸口气放声长啸道,“奔跑吧,兄弟!”

几人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,顾判是随心随性,跑哪儿算哪儿,珞裳则是紧紧跟在他的身边,明媚的一双大眼睛须臾不离左右,似乎在盯着他看,却似乎又有些出神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至于拎着熟铜大锤,大步

跟在更后面的憨熊,则更加没有任何想法。

或者说,他终于等到了自家大人的归来,终于可以开始一点点放弃对他来说本就困难的思考过程,将一切都交给百户大人去决定,而他只需要做自己最喜欢也是最习惯的事情,听从大人的指令,叫干啥就干啥便好。

顾判一边纵马飞奔,享受着寒风扑面的爽利感觉,一边思索着从末離处得来的信息,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被完解开,反而变得愈发的大了。

因为末離竟然缺失了几乎绝大部分关于上古之前的记忆,所剩下的只有些许零星碎片,不但构不成一条完整的线索链路,甚至还很有可能会起到迷雾遮障、误导思路的问题。

再联想到他与之有过交流的那两个疑似从上古存活至今的家伙,不仅是计喉,还是姽婳,似乎也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,一是对于当初所发生的事情讳莫如深,二来它们似乎也在怀疑,在小心求证,并不太敢相信自己记忆的真实性。